相关文章

女子结婚用电报发喜帖 北京仅存一个地方能发电报

邮递员敲开门,递过来一个印着“电报”两个字的信封,李女士举着信封,惊呆半晌没说出话来。近日李女士的好友小张结婚,用电报发出了十多份请柬。而大家收到的电报,信封各异,有的是普通邮政信封,有的是EMS快递信封。李女士收到的电报,信封还是和20多年前的一模一样。

几天前邮递员送来电报的时候,李女士小心翼翼撕开黄色信封,从里面拿出一张纸。打开一看,“××定于×日结婚邀您赴×参加婚礼”。

李女士的这位朋友小张定于近日结婚办婚礼,考虑到无论是纸质的印刷请柬,还是电子照片的请柬,都缺乏新意。小张决定,给大家发个电报邀请。小张说,跑到邮局打听一番才知道,“北京只剩下电报大楼一个能发电报的地方了。”于是,小张到电报大楼,花了大约100元,给十多个朋友发送了简短的电报请柬。“1毛4一个字,听说已经有二三十年没涨价了。”

一天后,有收到电报的朋友,给小张打电话、发微信,说收到了请柬,“大家也觉得用电报当请柬挺有趣。”意外的是,大家收到的电报信封五花八门,有的是邮政的普通牛皮纸信封,有的是EMS快递的信封,而李女士收到的,是印着6位数电话号码的“老信封”,还有的人收到的仅仅是一张打印着电报内容的普通纸,外面并无信封。

李女士这个信封的上面,印着大大的“电报”字样,还带有五星邮政的标志,下面则写着“北京市东四邮电局”,“电话445690”。

“6位数字的电话号码,好像早已封存在我们的记忆里了。”李女士说。这个电话号码早已经作废,记者查询北京晚报发现,1994年7月3日北京晚报有一条广告,恰好就是关于44局电话局的内容。东黄城根地区的44局电话,统一升位为404程控局,这也是北京市内电话最后一个升7位的通知,自此北京市内,已无6位数电话号码。

小张特地又询问邮电部门工作人员,这才知道,这很有可能是管片的邮电所,积压多年的电报信封。随着电话的普及,电报很快退出了人们的生活,因此这种信封可能有所存留。算起来,这个电报的信封,已经有超过20年的历史,却装载了20年后的一份友情。

曾经的电报大楼,现在一层是中国联通的营业厅,唯一一台发电报的老机器,就放在前台的桌子上,而前台的大姐不仅负责在这台老机器上发电报,还要负责指导人们拿号排队。她说,现在时常一连几天都遇不到电报业务,只是偶尔有老人发电报,体现出对对方的尊重,“因为在大家印象里,电报是按字收费的,早年只有在急事儿的时候,才会使用这种高消费方式啊。”以前的规定,民用电报每隔两三个小时就要投递一次,而今,电报一般会和普通的邮政快递一起投递,每天也就是一两次。“您要是有急事儿,还是打电话、发短信吧。”

李女士说,这张请柬电报她将会好好收藏。而小张并没有给所有的朋友发电报,“因为家里的一位长辈说,早年间老人收到电报的时候,心情一定是很复杂的。因为你不知道,电报里面是什么样的消息。”

据了解,在民间无线电爱好者中,电报仍然拥有着一小片天地。在互联网上,花不了多少钱,就能买到简易的无线电报收发装置,配上一个电键,即可学习摩尔斯电码,体验那“永不消逝的电波”。现在已经没有厂家批量生产电键,只有少量经营旧货的店铺里,还能看到几十年前的库存产品。

推荐阅读: